【社会法律新闻】湖南新化一男子涉嫌杀妻落网家属称其案发前曾与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01

  针对湖南新化县彭家村12月4日发生的故意杀人案,12月13日下午,澎湃新闻从新化官方人士处证实,该案嫌疑人郭亮已于13日下午落网,其身份系死者丈夫。

  12月12日,新化县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一则悬赏通告。通告称,12月4日,新化县维山乡彭家村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。经侦查,郭亮(男,汉族,1988年07月17日出生,新化县维山乡彭家村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为尽快侦破此案,警方向广大群众征集举报线索,对提供线索并找到犯罪嫌疑人尸体者,给予人民币伍仟元奖励,对提供线索并协助抓获犯罪嫌疑人者,给予人民币贰万元奖励,并为举报人严格保密。

  据廖小英四叔廖桂华及郭亮母亲介绍,由于和丈夫关系不和,结婚7年的廖小英之前带着6岁半的大儿子回到娘家住。12月3日晚,郭亮来到位于菊花村的岳母家,并于4日早上打电话叫来“摩的”,两人商议去往县城办理离婚手续。

  廖桂华说,他从“摩的”师傅处得知,当日两人并没有去县城,而是回到了彭家村郭亮家。之后两人再未露面,给他们打电线点多,廖桂华打电话给郭亮,接通后即被挂断。随后,廖桂华发短信给郭亮:“你什么意思电话不接,小英是不是和你在一起,如果不告诉我们,那只有现在报警了。”

  约1分钟后,郭亮回电表示人在新化,带着老婆小孩在外面散散心,到晚上7点以后会送他们回去的。廖桂华回忆说,因为对方说的很好,就没问什么了。

  “郭亮,你们回去了吗?”4日晚上8点,廖桂华再次给郭亮去短信,对方未回复,电话也无人接听。廖桂华说,4日白天,廖小英的电话都是通的,但是没人接,到了晚上11点,语音提示已无法接通。

  郭亮母亲称,12月5日凌晨,郭亮给她打电话称把老婆给杀了,后来又给其爷爷打电话称杀妻后喝了农药。之后郭亮失联,其父母选择报警。

  另据廖小英和郭亮家属透露,12月11日下午3点多,警方从郭亮家隔壁一处闲置至少3个月以上的平房内一处红薯窖内找到了廖小英的遗体。

  12日,警方对廖小英遗体进行尸检。“她的体表没有外伤,但脖子处有明显的勒痕。”当时在场的廖桂华说。

  廖桂华介绍,廖小英父母长期在外务工,5日得知消息后从外地赶回,悲恸欲绝。除正在上学的大儿子外,郭亮与廖小英还有一个今年3岁的小儿子,小儿子平时跟随在外工作的爷爷奶奶。

  12月13日下午,澎湃新闻从家属和警方处证实,目前嫌犯郭亮已被警方抓获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身穿虎纹连体衣,头戴土地公面具,不分昼夜骑着摩托,在街上游荡,偶尔突然跳出来吓你一大跳。在影视剧里的一幕,最近频频在滨海新区电城镇的大街小巷上演。12月6日下午,随着犯罪嫌疑人许某辉的落网,发生在滨海新区的3起盗窃案全面告破。

  12月5日晚上,电城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,接连几天在电城镇十字街道出现一名“面具怪人”,身着虎纹连体衣,头戴土地公面具,骑着摩托车在街头晃荡,并恶意恐吓群众,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。

  面具怪的出现,一些胆小的孩子看到了哇哇大哭;夜晚出没似幽灵,有些群众被吓得瑟瑟发抖,对此意见极大。

  据小卖部的李阿姨形容,土地公面具看起来有些可怕,他骑摩托车到一些商铺门口便停下来,吓哭了很多玩耍中的小朋友。

  一些群众反映,“面具怪”晚上穿梭于街头巷尾,不时地停在路边盯着路上的行人,他全程没有言语,而且也不把面具脱下,似幽灵、似怪物,让人很害怕。

  接到报警,茂名市公安局电城派出所高度重视,立即组织警力对此案迅速开展侦查。

  茂名市公安局电城派出所民警运用“智慧新侦查”手段,沿途调取街面视频监控和实地走访发现,该男子全副伪装,模样十分吓人,且昼夜出没。通过视频进行研判分析,民警随即按照监控中的男子体型进行追踪。经细致比对,最终发现该“面具怪”的体貌特征与近期在辖区内发生的3宗盗窃案的嫌疑人相貌特征高度相似,疑似前科人员许某辉。

  许某辉居无定所,给警方抓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,民警结合之前掌握的线索,从中寻找犯罪嫌疑人许某辉的活动轨迹,随即对嫌疑对象进行抓捕。

  12月6日下午,茂名警方分别部署3组警力在“面具怪”经常出没的路段进行伏击蹲守,成功在电城镇人民公园内将其抓获归案。当民警将其面具取下时,通过智慧警务终端的系统比对,确认该名男子就是警方寻找多时的另案犯罪嫌疑人许某辉(男,20岁,滨海新区电城镇人)。

  “前段时期在电城辖区内发生的3宗盗窃案,嫌疑人作案手法基本一致,都在凌晨时段作案,监控探头拍摄画面模糊,而许某辉的相貌较为成熟,与其身份证照片差别太大,当时很难联想到3宗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为同一人。”办案民警介绍道。

  经查明,20岁的许某辉家境贫穷,平日里又好吃懒做,曾于今年3月13日因涉嫌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。刑满释放后,好逸恶劳的许某辉不思悔改,12月4日凌晨1点,许某辉来到电城镇某化妆店门口,见四处无人后,利索地撬开了大门防盗锁,香港挂牌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,随即将该店内一部ipad和两件西服盗走。因店铺有视频监控,许某辉最后一次盗窃过程被监控清晰地记录下来,最终被绳之以法。

  11月份以来,电城镇辖区接连发生3宗盗窃案,群众家防盗网被撬财物失窃,临街商铺内的ipad和衣服不翼而飞,事主凌晨停在路边的电动车被盗均为许某所为。

  命案发生在25年前。黑龙江东南部的海林市,气温最低时零下三十多度,呼出的气体在眼前结成一团白霜。1993年,元旦过后,寒冷峰值正在逼近这座东北小城。

  当晚,金座歌厅内宾客满座。人群中,先是起了争执,很快有人动了手。突然,枪声连响了三次。

  公安随后赶到命案现场,调查了争执的一方,当年24岁的陈志伟,他身上有枪。但他不久后即恢复了自由,“当年的结论认为,这是一起意外”。

  同年,涉及陈志伟的这起命案卷宗,却在海林公安局内遗失。这中断了司法执法进度,更令案件的线年后,“扫黑除恶”行动中,这起多年前的疑案重被提出。

  2018年11月1日,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认定,原海林检察院技术室副主任陈志伟“与人发生口角,持枪射击造成他人死亡,涉嫌故意杀人”。

  次日,牡丹江市纪委监委进一步披露细节。通报认定,海林公安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韩宝林“有案不办、办案不力”。海林检察院原检察长郭世昌“有案不查、蓄意包庇”,等等。

  陈志伟及其家庭在海林市的商业版图也被曝光。上述通报认定,其中存在非法情节。

  “终究还是正义胜利了”,王月颖感叹。她与儿子庞敬敏曾和陈家有过商业纠纷、债务纠纷,是陈家的债务人,同时也是命案的持续告发者,连续上访近3年。

  2018年9月,陈志伟系列案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。如通过司法程序的判定,陈志伟及牵涉其中的11名公职人员,将承担更严厉的法律责任。

  因在矿场上的商业纠纷等,庞敬敏与从前的好友陈泓铭(陈志伟的大儿子)决裂,开始了层层上访和网络曝光。图为庞敬敏家承包的耕地,已经被破坏,上面堆放着沙子和挖砂设备。

  爱夫死时19岁。她的好友说,爱夫是个身材高挑的时髦女郎。家在海林下的农村,她一人在县城的金座歌厅里做女效劳员。

  海林被设立为县级市才半年,1993年的那个冬夜,陈志伟和朋友到金座歌厅唱歌,另一批海林社会人员也进来,歌厅里只有2个麦克风。社会人员说,他们有朋友从外地来,想用麦克风。陈志伟不肯。

  双方争执,发生口角,很快有人动了手。爱夫好友记得,陈志伟被香槟瓶砸中,脸上有血。“陈志伟是被砸懵了,当时血从眼睛一带往外冒,和碎渣糊在脸上”。

  爱夫好友在内的多名人士称,第一枪打在歌厅上方的大棚,第二枪打在茶几上,而第三枪,击中了爱夫的心脏。

  爱夫在不久后死去。陈志伟是海林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,“那个年代,公安、检察院的人都配枪”。在接受调查之后,陈志伟照常上班,并在4个月后正式被录用成为国家公职人员。

  “检察院、公安和政法委当年都对此做出过结论,认为是意外事件。有一份会议纪要。”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《南风窗》记者如是称。

  据其解释,陈志伟没有杀歌厅女服务员的动机,那三枪轨迹混乱,“可能是走火了”。该人士曾与陈志伟相熟,其称,陈志伟当晚是护着枪的,但在一片混乱中,推搡和争夺之间,陈志伟没能控制住走火的枪。

  25年前的现场细节与侦查过程,难再还原。据海林市纪委监委通报,1993年,陈志伟枪击他人致死案件卷宗存放于海林市公安局法制科,韩国军未认真履行保管职责。卷宗后来遗失。

  这起命案在随后的20多年间,以其不了了之的状态,无人过问,直到2015年。

  2015年5月,因在矿场上的商业纠纷等,庞敬敏与从前的好友陈泓铭(陈志伟的大儿子)决裂,开始了层层上访和网络曝光。2016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庞敬敏的母亲王月颖到北京上访了3次。

  信访很快有了效果,旧年命案再被追究,2016年5月9日,陈志伟被刑事拘留,案由是“涉嫌故意杀人罪”。但是七八天后,陈志伟被取保候审,一年后取消强制措施。

  前述曾与陈志伟相熟的人士说,2016年,命案又被调查了一次,“最后放了出来,说明证据不足,这给了陈志伟很大的信心”。所以,后来在商业和债务纠纷上,陈志伟一方就没有做出妥协。

  王月颖、庞敬敏对2016年那次公安的重新侦查结果不满,后来继续上访,“陈志伟没找过我们,当时他就以为自己已经没事了”,王月颖说。

  2017年年底,牡丹江市监察委成立。王月颖说,2018年年后,雪刚开始融化那时,她在哈尔滨见到了中央巡视组的官员,再次反映案情。

  2018年4月26日,这天王月颖永远记得。陈志伟在这天再次被拘,至今没能出来。

  据省纪委监委通报,2018年9月,陈志伟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落马前,他在海林检察院担任技术室副主任,是副科级干部。

  “因为有这宗命案,事情闹得很大。如果没有的话,这就是一起商业纠纷案”。一名熟悉当地司法系统的人士对记者说。

  命案牵涉到3名已过世的官员。据新京报引自当地媒体报道,当年海林的市委书记孙登学为使陈志伟免予刑事处罚,“说情、打招呼,直接干预和阻挠案件的依法办理”。时任公安局局长吴连成、法制科科长周元龙也为其包庇。

  此外,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,陈志伟系列案中,还有11名涉案人员也被立案审查。

  陈志伟身涉命案后,何以得到能量如此之大的“保护伞”?这涉及到他的父亲,即陈福清的“财富神话”。

  陈福清本是海林市旧街乡农民,“40岁之前都是很穷的人”。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,逐渐成为海林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。1986年,陈福清因销售业绩领先,成为先进工作者,此后一直到1996年,他每年都被授予优秀企业家、优秀乡镇企业家或厂长标兵等荣誉,荣誉级别从海林县、牡丹江市上升到黑龙江省。

  据多名海林当地人介绍,目前在海林财政局建筑前的一片广场,是海林当地的第一个广场,就是陈福清出资赞助修建的。起初被命名为“福清广场”,后来更名,至今这里仍然是当地商业最繁华的片区。

  由于那个年代特殊的政商合作关系,陈福清与当地党政机关等部门人员有了机会认识。一名熟悉陈福清的人士对记者表示,省纪委监委提到的陈福清在公安机关内“吃空饷”,这是当时地方政府为“回馈有贡献的企业家”所决定的,有时代特色。

  其实,陈福清在当年已有称号“陈百万”,并无必要“吃空饷”。据市纪委监委通报,命案发生后的第二年,海林公安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韩宝林要求陈志伟父亲陈富清出资在山东烟台购买两栋别墅,供公安干警疗养休假使用。

  庞敬敏在举报材料中补充道,陈福清出资赞助有30万元,还给海林市公安局十几名警察每人买了一件2000多元的皮夹克。在当年,公职人员月工资才100多元。

  该名人士称,庞家提到陈家通过利益交换,得到当地党政、法检部门职位的信息不实,“陈志莉(陈福清之女)在多年前因意外死去,陈志军(陈福清之子)的确在执法机关,但根本不在黑龙江范围内”。

  此外,陈家的商业版图也没外界传闻中的那么大,实际拥有的公司仅有九龙典当公司。

  多名人士称,九龙婚纱是一家有30年历史的影楼,而且实际属于陈志伟的前妻很久了。而金太阳洗浴中心,则在五六年前已经停业关闭。

  至于陈家人登记在工商资料上的别的公司,“都还没开张,他们是为以后的扩展空间做准备,但这下都不成了”。

  金太阳洗浴中心在海林城东,招牌上的字迹已经模糊,年久失修,它看上去比周边的老民房更破旧。九龙典当公司原在体育馆边,但在2018年夏天已经拆除,现在是一片荒芜的土地。九龙婚摄也被牵连关闭,空空荡荡。

  陈志伟被拘捕已有半年。2018年7月,检方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对陈志伟批准逮捕。

  陈志伟所涉嫌的非法采矿罪,和他实际参与并经营的九龙典当公司,都与举报人庞敬敏有着密切联系。

  据天眼查,目前涉及九龙典当公司的法律诉讼有5份,其中2份与广龙供热公司有关,庞敬敏即公司法定代表人。据判决书,九龙典当在2012年、2013年借给广龙公司共计500万余元,约定月利息为5分,但没能全部偿付。九龙典当公司诉求对方偿还本息约700万元。最终,法院判决支持的债务仅为274万元。

  庞敬敏称,九龙典当是一家高利贷公司,在实际偿付中,“还款永远是还他们的利息,本金不动。借款的时候,他们还收砍头息”。据其介绍,这笔债务是诉讼到法庭的,之前已经偿还过的还有两笔高利贷,“差不多有1600万元”。

  广龙供热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佳,庞敬敏认为,这都是被以陈志伟为首的高利贷所压迫的。“一个好端端企业,被陈志伟和公司内部员工内外勾结,威逼恐吓,敲诈勒索……公司被糟蹋得经营举步维艰,处在难以为继的生存状态。”

  高息的确带来了压力,但庞敬敏的说法并不全面。据天眼查,广龙供热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有142份,且绝大多数判决裁定书与民间借贷有关,月息为5分的并不鲜见。

  早在2015年前后,多份判决裁定书显示,广龙供热公司所欠债务无法执行,“已无资产进行偿还”。据数份判决书,广龙供热公司买煤后,没有资金买单,被诉至法院。

  2015年,债台高筑的广龙供热公司进行变更,原法定代表人庞忠省变为侄子庞敬敏。庞敬敏称,庞忠省是个不识字的人,又太相信公司财务人员,所以公司经营惨淡。

  变更期间,2015年11月初,庞忠省被“非法拘禁”。据庞敬敏的说法,“(高利贷)这些人看搞不到钱了,就瞄准了公司股份,想占为己有”,他说,是陈志伟遥控着这一切,指使陈福广,并勾结公司内部人员齐咏梅,24期免息+双倍积分!买苹果就选招行信,把庞忠省拘禁了30个小时。

  但据多份材料,包括齐咏梅在内的当天数人,都是广龙供热的债权人。另外,拘禁实施者陈福广经营的一家酒店,就在离拘禁地林海大厦不到100米处。也就是说,庞忠省没被拘禁在对方的场地,反而是在自家的产业里。

  庞敬敏对此解释:“那天我大爷(庞忠省)反复要求了,在陌生的地方他会害怕,就要求在自己办公室里”。

  而在“非法采矿罪”一案中,知情人透露,庞敬敏也深入参与着经营,但这个矿场最终没能挣钱,“如果有利益了,那可能根本就没今天这样的状况了”。

  案件信息尚待司法机关的披露。11月26日,庞敬敏接受采访时带着一丝忧愁,他透露,警方在对他的讯问中,怀疑他也涉及非法采矿,“可能我也会被带进去”。但这丝忧虑很快消除,他说,相信法律。

  同样的话也出现在事件的另一方,与陈家相熟的人士代为传达陈家的态度:“他们说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我们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”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